Tibet: 首頁 ... 展望 ... 意見與專欄 ...

《就法律觀點而言,西藏從未失去其國家地位》

E-mail 列印

Tibet-Flag『国际西藏邮报2016年4月14日达兰萨拉报导』 ──在超過兩千年文字記載的歷史當中,西藏一直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然而,中共政權卻宣稱西藏在過去八百年來都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將其對西藏的佔領合法化。這樣的說法並沒有事實根據,過去幾世紀以來,西藏的土地培育了其特有的文化、文字、語言、宗教信仰和政治體系,造就了歷史上領土第十大的國家以及和周邊人種完全不同的西藏民族。

在13和18世紀,西藏曾經短暫的受到某種程度的外來影響。早在中國推翻蒙古人統治之前,西藏便已在西元1350年脫離元朝而獨立,但西藏和蒙古帝國之間的交流與相互影響仍舊持續,直到西元1720年時滿清政府統治了西藏。其後中國便宣稱自己為西藏名義上的宗主國。

根據紀載,西藏的歷史可追溯至西元前127年。和所有世界上的大國一樣,西藏也和鄰國有許多的往來互動,有時也有軍事上的衝突,但多數時候都是戰勝的一方。在西元7到9世紀間,西藏和唐朝之間曾有過多次戰事,互有勝負;也簽訂過許多協議及和平條約,但是都維持不久。直到西元821年,在赤祖德贊的領導下,西藏已成為唐朝無法忽視的威脅,於是唐穆宗終於和西藏締結長慶會盟。而上述所提及的西藏和唐朝之間的協議與合約,西藏都是以獨立國家的身份和唐朝締約。

長慶會盟的條文中提到:「今蕃漢二國,各守見管本界,洮泯以東,大唐封疆,其塞以西,盡是大蕃境土,彼此不為寇敵,不舉兵革,不相侵謀封境……蕃于蕃國受安,漢亦漢國受樂,茲乃合其大業耳,依此盟誓,永久不得移易,然三寶及諸賢聖,日月星辰,請為知證。」會盟的條文內容刻在三塊石碑上,各自立在唐朝首都長安、西藏首府拉薩大昭寺前、及唐朝和西藏邊界,如今僅餘大昭寺前的石碑。

蒙古和西藏之間在文化上──特別是在宗教上的密切往來,也反映在兩國之間的關係上。蒙古曾經是世界性的大帝國,但無論兩國之間的關係如何,蒙古從未將西藏政權併入中國,也未曾以任何方式將西藏政權置於中國政權之下。

西元1912年,西藏政府的政治和宗教領袖──13世達賴喇嘛以及西藏國家議會發佈聲明,重申西藏為一主權獨立國家:「我們是一個具有宗教信仰的獨立小國。」在政府系統的主政之下,西藏有自己的國旗、貨幣、郵政、護照以及軍隊,簽訂了許多國際條約,並且和鄰近國家維持外交上的關係。幾世紀以來,西藏擁有其獨特的文化、文字、語言、宗教和政治體系。

西藏在歷史上一直維持著和中國截然不同的國家、文化、和宗教認同。在中國的文獻中和歷史上的各朝代,包括由滿州人和蒙古人所統治的時期,均從未將西藏視為「中國不可分割的部份」。幾世紀以來,包括蒙古、不丹、尼泊爾、英屬印度和沙俄,或將西藏視為獨立的國家,或在西藏事務上均單獨和西藏交涉而未牽涉中國當局。在1949-50年間,中國違反國際法,對西藏發動武力侵略。在中國佔領西藏的當下,西藏具備一切國際法委員會於1960年所確立的主權國家的條件,包括明確的領土和人民、獨立且能夠處理內政事務的政府、以及獨立的國際關係。

從法律的觀點來看,西藏在歷史的每一個轉捩點上,都未曾失去其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合法性,而無論是中國對西藏的軍事侵略、或是解放軍對西藏的持續佔領,使得西藏的主權被中國所竊取,這些都是非法佔領。中共政府從未宣稱以征服的方式取得西藏主權,事實上,中共清楚知道武力的使用或威脅 (除了聯合國憲章所制定的特殊情況之外)、不平等條約的壓榨、或是持續的非法佔領一個國家,都不能使侵略者取得對於領土的統治合法性。而中國宣稱擁有西藏的主權,僅僅只是根據13及18世紀時,西藏和當時中國少數的外來統治者 (元朝和清朝) 之間所謂的從屬關係。

儘管如此,有些國家和他們的企業仍持續在經濟上支持中共,這代表他們很顯然的缺乏對這些重大政治及宗教自由和人權議題的尊重。任何一個宣稱追求和平的國家,都應該要有勇氣為基本的自由和人權問題採取行動,而非只是追逐經濟利益和全球資源開發。

在滿清帝國衰亡後,西藏的狀況依然沒有任何爭議。無論當時達賴喇嘛和清朝皇帝之間有什麼樣的連結,清朝的衰亡亦不代表西藏主權跟著消逝。自1911至1950年間,西藏仍舊和蒙古、尼泊爾、錫金、英屬印度、中國、俄羅斯、日本及後來獨立的印度,都保持外交上的關係,完全不受各種外部勢力的影響,在各方面都是完全獨立的國家。但和中國的關係則開始產生改變。中國正式的呼籲西藏「加入」中國,並向世界宣稱西藏是中國所謂的「五族共和」之一,同時在邊境上發動戰爭。

為了緩和中國與西藏間的緊張情勢,英國於1913年在西姆拉召開了三方會議,三方的代表均以平等地位出席。儘管英國代表團向中國方面表示西藏是以「非隸屬中國的獨立國家」身份出席,會議仍宣告失敗,西藏和中國之間的分歧未獲得解決。

雖然如此,英國與西藏卻在雙邊貿易和邊界問題上達成共識,這對於兩國間的友好關係具有重大意義。英國與西藏發表了一份共同宣言,拒絕承認中國擁有對西藏的主權或其他特權,除非中國願意簽署西姆拉會議草案,保障西藏的領土完整及完全自治。然而中國卻從未簽署草案,將此共同宣言視若無物。

西藏的對外關係不只是處理拉薩境內的英國、中國、尼泊爾、不丹大使館事務,也派遣政府代表團前往海外各地。當印度獨立之後,拉薩境內的英國大使館便成了印度大使館。在二戰期間,儘管受迫於美國、英國、與中國的共同壓力,同意開放西藏作為物資運輸的路線,但西藏仍舊保持中立。

雖然西藏並未建立廣泛的國際外交關係,但這些和西藏一直以來維持著關係的國家,對待西藏和對其他主權國家並無不同。西藏的國家身份和尼泊爾沒有不同,因此,當尼泊爾在1949年申請加入聯合國時,它引用和西藏之間簽訂的條約和外交關係,證明自己擁有完全的國際人格。當中國宣稱西藏過往都是中國的一部份時,西藏至少已經有1300年的歷史是獨立於中國的。在西元821年,中國和西藏簽訂長慶會盟,結束了將近200年的戰事,並將盟文刻在三塊石碑上,其中一塊仍矗立在西藏首府拉薩的大昭寺前。

碑文中提到:「今蕃漢二國,各守見管本界,洮泯以東,大唐封疆,其塞以西,盡是大蕃境土,彼此不為寇敵,不舉兵革,不相侵謀封境……蕃于蕃國受安,漢亦漢國受樂,茲乃合其大業耳,依此盟誓,永久不得移易,然三寶及諸賢聖,日月星辰,請為知證。」

三塊長慶會盟碑,各自立在長安的皇宮前、中國與西藏的邊界、以及拉薩大昭寺前。在13和14世紀間,中國和西藏都深受蒙古帝國影響。今日中國宣稱,由於當時中國與西藏均受蒙古所統治,因此兩國在當時已合併成為一個國家。對於中國這樣的宣稱,首先我們應該要知道,實際上整個亞洲都曾經受忽必烈汗及其後繼者所建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帝國所統治。其次,蒙藏之間和蒙漢之間的關係,不僅各自在本質上有所不同,開始和結束的時間也不同。西藏受蒙古所影響是在忽必烈汗征服中國之前,而西藏也早中國數十年重獲獨立。

當蒙古帝國的成吉思汗在13世紀開始向歐洲及中國擴張時,藏傳佛教薩迦派的領袖為了使西藏免於蒙古的征服和統治,和蒙古達成協議,當蒙古征服中國的同時,卻和西藏之間建立了獨特的宗教導師與世俗保護者的關係,稱之為「檀越」關係。而在忽必烈汗征服中國並建立元朝之後,遵奉薩迦派喇嘛八思巴為直屬蒙古皇帝的國師,這樣的關係變得至關重要。作為西藏的世俗保護者,蒙古保障西藏不受外族侵略,而西藏則向蒙古帝國效忠。

兩地之間持續至今的關係反映出了兩地人民在文化上有多麼相近。中共政權宣稱由於中國與西藏兩地均受到蒙古或元朝不同程度的控制,因此西藏應屬於中國的一部分。這就像是宣稱西班牙應該屬於法國,因為兩者都曾經受羅馬統治,或是稱緬甸為印度的一部分,因為兩國的領土都曾經受大英帝國殖民一樣,這是非常荒誕的。蒙古帝國曾經是世界性的大帝國,但並沒有證據指出蒙古曾經將中國和西藏政權合併,或是以任何方式將西藏併入中國之下。

蒙藏之間的關係是基於相互的尊重與雙邊的責任,與蒙漢之間奠基於軍事征服與統治的關係,形成明顯的對比。當中國與世界被蒙古人所統治的時候,西藏仍是由西藏人當政。其後,蒙古帝國在14世紀中衰落,而到了1639年,達賴喇嘛和滿州帝國再度建立了另一次的檀越關係。1644年,滿州人入侵中國,建立了清朝。

在19世紀中之後,滿清王朝的統治開始崩解,對西藏的影響力便明顯的減弱了。在1842年及1856年,當西藏請求滿清協助對抗尼泊爾的廓爾喀部族的侵略時,滿清已無力回應,於是西藏獨立擊退廓爾喀,並簽訂雙邊條約。1911年時,由於滿清王朝的衰亡,和西藏之間的檀越關係也宣告結束。1912年時,西藏正式宣布獨立,並以完全的主權國家的身份治理其自身的領土,直到1949年中共入侵。

綜上所述,中共政府從未宣稱以征服的方式取得西藏主權,事實上,中國清楚知道武力的使用或威脅 (除了聯合國憲章所制定的特殊情況之外)、不平等條約的壓榨、或是持續的非法佔領一個國家,都不能使侵略者取得對於領土的統治合法性。而中國宣稱擁有西藏的主權,僅僅只是根據13及18世紀時,西藏和中國兩地均受到歷史上最強的外來統治者 (元朝和清朝) 短暫的征服。宣稱最為反對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國家之一,中國怎麼能夠以蒙古和滿州的帝國主義為理由,違反西藏人的自決意志,持續佔領西藏呢?

1990年蘇聯解體後,超過30個新國家成立,一個國家的主權,可以透過各種直接或間接的行為去呈現,例如協商、簽訂條約、或是外交關係,這些都受到當代國際法的認可,足以認定一個國家的主權。事實上,西藏在幾世紀以來,就持續受到其他許多國家承認為一個獨立國家,並在中共入侵之前,和大多數國家保持著外交上的關係。薩爾瓦多共和國曾經正式提出將中國對西藏的侵略列入聯合國大會的議題,在1959、1960、1961、1965年,四次的聯合國大會辯論中,包括菲律賓、愛爾蘭、泰國、美國、尼加拉瓜在內的許多國家,都明確的指出西藏是一個遭受中國非法佔領的獨立國家,在辯論中經常使用「入侵」和「侵略」的字眼來描述中國對西藏的佔領。

泰國大使在聯合國發言表示:「大多數的國家都反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聯合國在1959、1961、1965年對於西藏議題曾三次做出決議,表示中國的非法佔領剝奪了西藏人民自決的基本權利。1913年時,蒙古和西藏雙方簽訂《友好同盟條約》時等於蒙古已承認西藏主權。尼泊爾政府在1949年申請加入聯合國時,將西藏列為與尼泊爾有外交關係的獨立國家之一。尼泊爾在拉薩的大使館直到1962年之前,始終都有大使派駐在內。

愛爾蘭大使在1959年的聯合國大會中,針對西藏議題辯論時發言道:「看看這個大會……如果我們總是任由強國壓迫弱小國家或弱勢族群,而沒有人為他們發聲,還會有多少人願意出席這個會議?只要我們有一次放任小國受壓迫,將來就永遠都會有小國受壓迫。在過去幾年來,西藏落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手中,但在過去的幾千年裡……西藏就和這場大會中的任何一個國家一樣,完全擁有內政治理上的自主權,甚至比在場很多國家還要自主上千倍。」

其他許多國家在聯合國辯論中的發言,也反映了類似的觀點,承認西藏的獨立。例如菲律賓的代表:「……在1950年遭受侵略之前,西藏很明顯地並未受任何外國所統治。」泰國的代表則提醒了整個大會「大多數國家都反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

美國也和多數聯合國的會員國一同譴責中國對西藏的「入侵」和「侵略」。

在1959、1961、1965年,聯合國大會最終通過決議 (1353-XIV、1723-XIV、2079-XX) 譴責中國在西藏違反人權,並且要求中國應尊重並實現西藏人基本的人權與自由,包括西藏人的自決權。

在1943年,華盛頓的英國大使館致美國國務院的記事中,提到:「西藏是一個完全享有自治的獨立國家,並有權和其他政權交換外交使節。」1950年12月,美國國務院發布了一份如下的公開聲明:「美國作為最先支持民族自決原則的國家之一,我們相信西藏人民擁有同樣的基本權利,決定自身的政治方向。美國政府認知到西藏自從滿清王朝衰亡後,特別是自西姆拉會議之後的實質自治。」

在1991年10月28日,美國國會針對的國外授權法案的決議文中,提到了:「根據國際法的原則,西藏──包含被中國劃入四川、雲南、甘肅、青海的部份地區──是一個被佔領的國家。」這篇決議文更進一步提到真正能夠代表西藏的,應該是西藏人民所認可的達賴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

該決議文表明了美國反對任何國家以侵略或其他非法使用武力侵犯他國主權的手段擴張領土,並譴責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包括對其他國家的非法佔領。在50和60年代,美國不斷譴責中國對西藏的侵略,並積極地支持聯合國大會第1353號(1959年)、第1723號(1961年)、第2079號(1965年) 的決議文中對中國的譴責和對西藏自決權的呼籲,美國表示:「美國相信我們的目標必須包含恢復西藏人民的人權和他們天賦的自決權。」

1949年,中共的人民解放軍首次進入西藏,成為西藏歷史轉折關鍵的一年。在擊敗了西藏的弱小部隊並且佔領了大半西藏之後,中共政府於1951年5月要求西藏政府簽下所謂的《西藏和平解放17條協議》。當時西藏境內部署了超過四萬軍力、拉薩隨時會被佔領,西藏可說是即將亡國,在如此威脅之下所簽訂的協議,並不具有國際法上的合法性。

1960年的國際法委員會當中的法律諮詢委員會提到:「中國宣稱在中國進入西藏之前,西藏人民沒有人權,這是對於西藏人民生活扭曲和誇大的誤解。」中共自身在1931年的憲法草案中便已提到:「少數民族國家可選擇加入中國蘇維埃聯邦或獨立出去」這很明顯已將西藏視為一個國家。

今日在西藏,宗教迫害、違反人權、環境破壞、經濟不平等、以及對宗教和歷史建築的全面毀壞仍舊持續不變。儘管失去了將近120萬的同胞,西藏境內的西藏人民仍舊堅持自己的國家和民族認同。我們的新世代必須堅決奪回舊世代留下來的自由國度,責任必須傳承。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制度是人類社會進展上的偉大成就,也是現代文明的象徵。然而,既然民間社會的力量無法影響國際事務,民主制度和道德倫理就必須攜手共進,兩者缺一不可。

1959年3月10日在拉薩發起的抗爭遭到中國的軍事鎮壓,數以千計的西藏人民被殺害,14世達賴喇嘛流亡到了印度,數以千計的藏人入獄,西藏境內對人權的剝奪已非世界上任一個地方可比擬。1966年8月,文化大革命蔓延到了拉薩,僅存的寺廟和僧院被搶掠一空並夷為平地、數以千計的藏人遭受迫害並被送入勞改營。中共政權以武力鎮壓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西藏的幾起大規模抗議,並在1989年宣布戒嚴。1987年10月1日的一場遊行中,將近百人喪生,另一場1988年3月5日的遊行則遭受更加暴力的鎮壓,中國武警直接對人群開火,超過10人死亡、100人以上受傷,另有數百人遭逮捕。1988年12月10日的遊行,中國武警的火力鎮壓造成12人喪生及多人受傷。

中國是一個靠武力鎮壓方式統治的政權,因此不敢讓國際觀察家進入中國,但是世界領導人們應該要給予支持,讓他們能夠進入中國,並且向世界上的人們披露這一切。除了自己的政治宣傳外,中國政權對外封鎖消息和資訊,因此世界上的人們並不知道有一個國家和民族正在遭受毀滅。

西藏和平且明確地訴求自由的方式,可作為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借鏡。這是一個改變的象徵、一個可放諸四海的關於爭取人權、爭取女權,以及政治、宗教、和文化自由的典範。一個愛好民主的人們對抗獨裁統治和不公的範例。國際社會即使見證了一個民族和國家的毀滅,似乎仍保持緘默。然而歷史已是過去的事,無法改寫,但未來仍在我們每個人的手上。

春季翻譯

最近更新 ( 週四, 27 七月 2017 01:33 )  


......


中國在西藏科學考察的真正動機?

中國在西藏科學考察的真正動機?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6月26日達蘭薩拉報導』中國啟動4000米高的青藏高原第二次科學考...

西藏社區對抗結核病研討會

西藏社區對抗結核病研討會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6月6日達蘭薩拉報導』結核病對於在印度的西藏難民社區而言,仍是一個...

西藏婦女會(TWA)主席談兩性平權與婦女賦權

西藏婦女會(TWA)主席談兩性平權與婦女賦權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6月22日達蘭薩拉報導』西藏婦女會(TWA)主席卓瑪央堅表示,西藏...

77歲藏人旦珠分享關於逃離西藏的故事

77歲藏人旦珠分享關於逃離西藏的故事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6月21日達蘭薩拉報導』達蘭薩拉強巴林老人之家住民、77歲的索朗旦...

參訪南卓林寺和金色大殿

參訪南卓林寺和金色大殿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7月17日達蘭薩拉報導』南印卡納塔克邦,拜拉庫比 -貝瑪諾布仁波切...

西藏歌手諾布桑培發行新專輯

西藏歌手諾布桑培發行新專輯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7月7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7年7月5日,西藏歌手諾布桑培在達蘭...

美國簽證遭拒後,西藏女子足球隊將赴加拿大參賽

美國簽證遭拒後,西藏女子足球隊將赴加拿大參賽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5月16日達蘭薩拉報導』美國紐澤西州 - 西藏女子足球隊在美國簽證...

西藏衛生部噶倫:『從農場到餐桌的食品安全』

西藏衛生部噶倫:『從農場到餐桌的食品安全』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4月7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5年世界衛生日當天,西藏衛生部噶倫次...

Chinese (Traditional) Afrikaans Albanian Arabic Armenian Azerbaijani Basque Belarusian Bulgarian Catalan Chinese (Simplified) Croatian Czech Danish Dutch English Estonian Filipino Finnish French Galician Georgian German Greek Haitian Creole Hebrew Hindi Hungarian Icelandic Indonesian Irish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Latvian Lithuanian Macedonian Malay Maltese Norwegian Persian Polish Portuguese Romanian Russian Serbian Slovak Slovenian Spanish Swahili Swedish Thai Turkish Ukrainian Urdu Vietnamese Welsh Yiddish
">
Curr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