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首頁 ... 展望 ... 意見與專欄 ...

西藏尚未喪失其為獨立國家的合法性

E-mail 列印

Tibet-Flag『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4月14日達蘭薩拉報導』二千年的西藏歷史長河之中,這個國家在公元13世紀和18世紀具有一定程度、短暫的對外影響力。今天為數不多的獨立國家可以宣稱,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輝煌記錄。 愛爾蘭駐聯合國大使曾在大會期間表示,「千百年來,至少二千年,如同本屆大會上的任一個國家一樣,西藏是一個自由和完全治理自己事務的國家,甚至比在場的許多國家千倍自由的照顧他們自己國家的事務。」

西藏一直在歷史上,保有不同於中國的獨特民族、文化和宗教身份的獨立性。中國檔案文獻和傳統的王朝歷史,包括滿蒙統治時期,從未指著西藏如同中國硬栽所謂的「重要組成部分」。某些國家,包括蒙古、不丹、尼泊爾、英屬印度和沙皇俄國,皆承認西藏是一個獨立國家。1949-1950年間,中國違反國際法,武裝入侵西藏。當中國進行佔領時,根據國際法,如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在1960年所發現,西藏擁有國家地位的所有屬性,包括確定的領土和人口,一個具有能力治理國內事務與處理國際關係的獨立政府。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西藏並沒有失去其國家地位,西藏是遭受非法佔領的獨立國家。無論是中國軍事武力入侵,也不由得人民解放軍繼續佔領,並將西藏主權轉讓給中國;中國政府從未承認自己以武力奪取西藏主權。事實上,中國知道承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聯合國憲章規定的情況除外),強加不平等條約,或一個國家持續非法佔領;侵略者永遠無法取得合法的領土所有權。相反的,中共藉口收復在13世紀和18世紀屈從少數中國最強外國統治者的西藏。

儘管具有這些事實和數字,一些國家和其公司,為了圖利迅速崛起的經濟,持續支持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公然展現出他們缺乏對於政治、宗教自由和人權這些關鍵問題的尊重。這些聲稱要和平的國家,必須基於基本自由和人權的利益,勇敢行動,而非簡單的經濟收益或全球資源開發的利益。

法國漢藏歷史學家凱西亞-布福特里耶(Katia-Buffetrille)女士在接受法國廣播公司採訪時,也曾提及「在蒙古帝國統治時期,中國和西藏是被蒙古人征服的兩個地位相等的國家。不過,當時西藏僧人與蒙古大汗忽必烈的關係非常特殊,雙方維繫著一種政治與宗教的交換關係。即西藏僧人是蒙古統治者的宗教導師,向他們傳授佛法和宗教奧義;而蒙古人對於藏人來說,則是提供世俗保護的施主。在這樣一個模糊的關係中,雙方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但是到了明朝,在一些明朝皇帝統治時期,中國與西藏的關係遠不及元朝時緊密。而且,這些明朝皇帝根本不把西藏當作是自己國土的一部分。明朝開國皇帝登基後,遣使四方,給各國送去信函,西藏也包括在這些國家之中。

到了滿人統治的清朝,中國與西藏的關係又變回到宗教導師與世俗保護者的關係。不同的是,滿人與藏人對這種關係有著不同的解讀。對於藏人來說,雙方純粹是宗教關係。但清朝皇帝,雖然也信佛教,卻將這種關係當作調節朝廷與蒙古及西藏關係的手段。1720年,清政府參與平定多次騷亂之後,開始在西藏設立行政機構和駐軍。清朝與西藏的這種關係,現在被說成是西藏對中國的從屬關係,並被中國人用來證明他們對西藏的主權。

20世紀初,西藏成為地緣政治的一個砝碼,被英國與俄羅斯當作爭奪控制「大中亞」的戰略棋子。1904年,希望在西藏開闢商路的英國人,未經西藏政府同意就擅自進入西藏,直搗拉薩。當時的13世達賴喇嘛逃到蒙古,然後又逃往中國。但是後來,在1910年,13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不久,清政府為了真正控制西藏,派遣了一支清軍入藏。這一回,13世達賴喇嘛又逃到印度。但在第二年的1911年,清朝覆滅了,這使他得以返回西藏並宣佈國家獨立。後來在1949年,毛澤東宣佈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宣示對西藏擁有主權,並以軍事手段強加這一點。1965年,西藏自治區成立。就此,傳統的藏區——康巴和安多兩區,被徹底劃歸到青海、甘肅、雲南和西川等省。

西元7世紀上半葉,第一位藏王松贊干布娶了一位中國公主。這是藏王用軍事威脅得到的。這位公主是虔誠的佛教徒,入藏後,在拉薩建了一座寺廟。她帶去的一尊佛像,今天被供奉在拉薩大昭寺內,受到信徒的頂禮膜拜。中國人想利用這段插曲,將中國影響西藏的歷史推向更遠。但在那個時代,西藏是中國懼怕的一個強國。當時的吐蕃(BO)王朝在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開疆拓土,其疆域從中亞的北端一直延伸到當時的中國。藏人甚至還攻佔過唐朝的京城西安。西元8世紀,佛教傳入吐蕃(BO)並成為國教,藏人將這個文化與知識大飛躍時期,稱為“第一次弘法”時代。

達賴喇嘛被認為是西藏的保護神:大悲觀音菩薩的化身。達賴喇嘛這個名字,起源於西元16世紀:1578年一位蒙古首領和西藏一個重要教派第三代宗師的會面。這位蒙古首領贈其“達賴喇嘛”的尊號。但是,直到1642年,第五世達賴喇嘛才從蒙古首領固始汗手中,得到西藏的主權。

概括地講,過去的西藏,可以說是一個等級森嚴,宗教和世俗明確分開的社會。當時的世俗社會分為3個等級:貴族、平民和底層人,底層人包括屠夫,漁夫等等。當時西藏只有3種人可以擁有產權:即國家、僧侶和貴族。另外,有關「農奴」一詞,一些藏學家也不同意用在農民身上。他們認為用“普通百姓”或“臣民”更貼切。事實上,當時大部分西藏平民都是農民。他們以世襲的方式與土地連在一起,必須向領主繳稅,稅可以是現錢或實物,但更多的是以勞動方式抵償,大部分是田間勞作。這樣的制度看起來很嚴格,但實際上有很大的彈性。那時的農民確實要盡義務,但也享有權利。領主對農民完全沒有生殺大權。這個制度遠遠談不上理想,但與奴隸制不能相提並論。

除去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的訴求之外,西藏的地緣戰略位置肯定是中國當局態度強硬的原因。別忘了西藏的地域遼闊:大西藏,也就是歷史上的藏區,相當於現今中國四分之一的土地。加上西藏是亞洲十大河流的發源地,有著豐富的礦產資源。看到這些,也就明白中國政府為什麽毫不妥協。而且,在他們眼裏,失去西藏,就等於播下“多民族帝國”解體的種子。在西藏之後,還有新疆,新疆也發生地方騷亂,也可能爆發更激烈的示威抗議。如果拿走西藏、新疆和內蒙古,中國剩下的空間將大大地縮小。」(全文待續)

最近更新 ( 週二, 19 四月 2016 15:10 )  


......


川藏鐵路計劃於2016年3月正式啟動

川藏鐵路計劃於2016年3月正式啟動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6月21日達蘭薩拉報導』 中國國營媒體近日宣稱,中國將建構通往西藏...

世界防治瘧疾日 – 西藏官員說:瘧疾仍是一大挑戰

世界防治瘧疾日 – 西藏官員說:瘧疾仍是一大挑戰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4月27日達蘭薩拉報導』 衛生部噶倫次仁旺曲針對在如奧薩里邦、邁恩...

第11屆藏人大學生會議在印度瓦拉納西舉行

第11屆藏人大學生會議在印度瓦拉納西舉行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2月23日達蘭薩拉報導』印度瓦拉納西 - 第11屆藏學大學生會議於...

司政為西藏前政治犯興建的住宅揭幕啟用

司政為西藏前政治犯興建的住宅揭幕啟用

『國際西藏郵報2017年2月23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7年2月22日,司政洛桑森格(Lo...

2016年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圓滿成功放映43部電影

2016年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圓滿成功放映43部電影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11月15日達蘭薩拉報導』今年11月,在麥羅甘吉的西藏兒童村學校舉...

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宣佈2016年活動內容

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宣佈2016年活動內容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11月2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電影製作單...

西藏衛生部噶倫:『從農場到餐桌的食品安全』

西藏衛生部噶倫:『從農場到餐桌的食品安全』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4月7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5年世界衛生日當天,西藏衛生部噶倫次...

中國作家:中國遠遠落後於西方世界

中國作家:中國遠遠落後於西方世界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1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 中國作家、記者和專欄作家長平表示,「中...

Chinese (Traditional) Afrikaans Albanian Arabic Armenian Azerbaijani Basque Belarusian Bulgarian Catalan Chinese (Simplified) Croatian Czech Danish Dutch English Estonian Filipino Finnish French Galician Georgian German Greek Haitian Creole Hebrew Hindi Hungarian Icelandic Indonesian Irish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Latvian Lithuanian Macedonian Malay Maltese Norwegian Persian Polish Portuguese Romanian Russian Serbian Slovak Slovenian Spanish Swahili Swedish Thai Turkish Ukrainian Urdu Vietnamese Welsh Yiddish